俄烏戰爭已經持續了三個月,局勢越來越複雜,《紐約時報》主筆室認為,美國還沒有準備好,且美國與北約在俄烏戰爭中越陷越深;美國在戰爭中的戰略目標依然模糊,戰爭帶來的通貨膨脹也可能使美國國民失去耐性,使白宮無法一直支持烏克蘭。

美國參議院在周四通過了400億美元的援助計畫,但持續有孤立主義的共和黨議員批評反對戰爭的支出,讓兩黨無法持續保證對烏克蘭的支持。

3月時,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目標是支持烏克蘭並向俄羅斯總統普丁展示美與北約盟國將會阻止俄的野心。但紐約時報認為,隨著戰事的進行,美國要的戰略目標變得飄忽不定,阻止普丁的野心當然需要堅持,但是美國需要做到甚麼地步?

美國是否試圖通過解決烏克蘭主權問題和美俄之間某種關係的解決方案,來幫助結束衝突?或是美國正在利用烏克蘭削弱俄羅斯?還是美國政府目標是要推翻普丁政權並追究他戰爭罪的責任? 隨著近日美國領導階級人物越來越「好戰」的聲明,恐使通過談判解決戰爭的手段越發不可行。

俄羅斯軍隊雖然在戰爭中的作戰過於草率,但是俄羅斯仍然強大的可以對烏克蘭帶來極大的損失,而且普丁在入侵中投入了太多的個人聲望而無法退縮。美國和北約已經在軍事及經濟上深入參與,不切實際的期望可能會讓他們更深地陷入一場代價高昂、曠日持久的戰爭,紐時認為,烏克蘭對俄羅斯取得決定性的軍事勝利,收復俄羅斯自 2014 年以來佔領的所有領土,這不是一個現實的目標。

烏克蘭的苦難鼓舞了美國人,但民眾對支持遠離美國海岸的戰爭不會無限期地持續下去。對於美國選民來說,通貨膨脹問題比烏克蘭問題要嚴重得多,而且對全球食品和能源市場的破壞可能會隨著戰爭時間拉長而加劇。

最終承受結果的都是烏克蘭,他們必須決定戰爭怎麼結束,而美國與北約將會幫助烏克蘭重建。所以紐時認為,美國須訂立戰略目標,並強調美國與北約的軍援都是有限的,美國必須努力往戰略目標努力,而不是一昧接受虛幻的「勝利」。

紐時認為,俄羅斯將感受到孤立和削弱經濟制裁的痛苦,普丁也將成為戰爭犯而載入史冊,而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是對自身在 21 世紀世界領導地位的考驗,拜登也有義務確定這將是什麼結果。

文章來源:The War in Ukraine Is Getting Complicated, and America Isn’t Ready

#美國 #烏克蘭 #拜登 #普丁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