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天邊的烏俄衝突,台灣也要參一腳?根據《外交政策》雜誌報導,台灣基於美日戰略合作,未來可能祭出包括禁止輸出半導體等科技產品進入俄羅斯的行動。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了嗎?站在西方的角度,是的,所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取消原定於二月二十四日在日內瓦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會見,可預見接下來是西方的經濟制裁,德國無限期中止北溪二號天然氣管審查。

經濟制裁效用不大

英國也宣布制裁俄羅斯五家銀行跟三名大亨,包含俄羅斯銀行(Rossiya)、IS Bank、GenBank、Promsvyazbank和黑海銀行(Black Sea Bank)等五家銀行,美國財政部也公布制裁名單,包括VEB與Promsvyazbank(PSB)及其四十二家子公司。此外,也宣布制裁多位普丁核心圈中具有影響力的人員與其家人,包括PSB主席兼執行長。

日本、加拿大也跟進經濟制裁,不過,西方的第一波制裁顯然在普丁的算盤裡,在中國的暗中幫助之下,估計經濟制裁能夠發揮的作用比以前來得小,就算把俄羅斯踢出西方的金融體系,正好遂了中國藉由俄羅斯石油綁定人民幣結算的心願,將中國影響力擴展到一帶一路的國家,削弱美元石油的實力。

況且就如同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安東諾夫所言:「美國希望用經濟制裁來改變俄羅斯的外交政策,但這不會有任何作用,因為俄羅斯已習慣了在西方的制裁措施下生存。」

所以全球關心的是,軍事戰開打嗎?拜登表示仍以外交解決問題的方式為優先,的確外交是拜登的長處,但是在去年的拜習視頻會上,習近平一句:「老朋友」,就已經暗示中國摸清了拜登的底細,正因為拜登不輕易施展外交手段,所以中俄才會強硬起來。

普丁求戰,已取得俄國上議院對外動武的批准,強調《明斯克協議》(烏克蘭同意給烏東自治權)不復存在,堅持烏克蘭放棄加入北約且中立,是化解危機最佳解方。

通膨 美國的阿基里斯腱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日前已經公開表示:「加入北約可能終究夢一場」,照說烏克蘭退出北約申請是遲早的事情,那麼普丁要求的北約不東擴議題其實已經得到了滿足。

但顯然西方低估了普丁的野心,要嘛,給北溪二號,讓俄羅斯掐住歐盟的能源咽喉,不然,就一刀一刀收復古俄羅斯境土,所以才有了烏克蘭東部兩個親俄分離共和國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獨立並建交的事件,其實也是給烏克蘭這次申入北約的一個教訓。

所以中俄擺明了欺善(拜登)怕惡(川普),算準了拜登受困於通膨之坑,連中國沒能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農產品採購量,也不敢繼續加高關稅制裁,就已經露出了破綻給中俄─通膨,就是美國的阿基里斯腱。

烏俄衝突 油價飆升

原先聯準會預期過了今年一、二月之後,CPI將回落,現在的烏俄局勢如此緊張,油價居高不下,就連大豆、玉米、小麥等農產品期貨也創新高,如果三月的美國CPI依舊創新高的話,相信聯準會鷹派在三月十六日至十七日的例會上應該會取得主導權。

以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為首的OPEC+產油國聯盟將於三月二日召開四月油產決策會議,經過2014年到2020年油價不振、沙國財政危機後,現在的OPEC+為了自身利益,不願配合美國大量增產,OPEC四個最大成員國─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阿聯酋和科威特的能源部長上周在利雅德舉行會議,堅稱逐步增產,而不是超量增產的戰略將幫助平衡能源市場。

從去年八月開始每個月逐步增產一日四十萬桶,OPEC+聯盟認為這一增產幅度足以穩定市場,因為全球油市不存在供給嚴重短缺的現象,OPEC+將油價飆升歸咎於緊張的烏俄地緣政治。擔任OPEC輪值主席的剛果共和國能源部長表示,烏俄衝突可能使油價升至每桶125美元,逼近2008年金融危機前創紀錄的每桶147美元。

趁亂扯後腿 OPEC+拒絕增產石油

事實上,OPEC+並沒有做到每月增產一日四十萬桶的承諾,OPEC堅持預計今年一季全球原油將供給過剩一日一四○萬桶,因此OPEC+等主要生產國認為不存在供需失衡,不需要超量增產,疫情所造成的不確定性持續中,給了OPEC+拒絕美國超量增產請求一個很好的藉口。

於是去年十一月和十二月的減產協議履約率分別為117%和122%,今年一月OPEC+對疫情期間歷史性減產協議的履約率上升至129%,這代表OPEC+的石油供給逐月進一步落後於增產承諾,根據國際能源署IEA最新報告預計,一月OPEC+實際日產量與增產後的目標產量相比少了近一日一百萬桶。

這擺明了OPEC+趁亂扯美國後腿,這也怪不得OPEC+,當年沙烏地阿拉伯財政危機時,美國是怎樣要求OPEC+增產的,沙特阿美的IPO差一點就低價賤賣,相信心結就是在那時候種下的。

不過,美國也不是一籌莫展,既然現有的產油大國不肯配合,那就另找別的產油國來增產,例如,伊朗就是個選擇。

伊朗的核協議雖然接近達成,但美國國會有意見,不知道還要卡多久,如果伊朗的核協議達成的話,OPEC+可能接納伊朗進入產量協定中,額外的伊朗供給正好填補OPEC未達到的產量目標,這也是OPEC+不願增產的考量之一。

大豆產量降 期貨價格漲近十年高位

糧食是另一個通膨新壓力,除了烏克蘭是農產品大國之外,反聖嬰現象在南美肆虐,阿根廷、巴拉圭和巴西南部等地區受熱浪和乾旱干擾,巴西東北地區則面臨較多降雨。

最新的全球供需報告中,美國農業部預期南美主要產量將降至2018~2019年以來的最低水準,預測巴西大豆產量將下降五百萬噸至1.34億噸,阿根廷大豆產量預期下調一五○萬噸至四千五百萬噸,受此影響,今年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的大豆期貨價格已經上漲22.89%,正在逼近去年五月創下的十年歷史高位。

價格飆升 肥料成本攀新高

下一個挑戰新高的農產品期貨可能是玉米,玉米是肥料密集型的作物,但在這個供應鏈混亂的年代,全球生產化肥所需原料的短缺,導致化肥價格在最近幾個月飆升,今年二月無水氨肥價格預估為每噸1492美元,年增率達+200%以上,創下歷史新高,肥料成本的增加,可能使得農民從四月下旬開始轉為種植更多的大豆,美國大豆種植面積可能自2018年以來首次超過玉米,也是歷史上第二次。

Farm Futures在其一月份的報告中預測,到2022年,美國玉米種植面積預計將減少約三百萬英畝至9040萬英畝。

本文作者:洪寶山

(本文摘自《理財周刊1122期》)

《理財周刊1122期》
《理財周刊1122期》

#通膨 #OPEC+ #俄烏衝突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