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與俄羅斯的關係持續惡化,降至蘇聯解體30年以來最低點。俄羅斯總統普丁掌權20多年以來,他不斷放話要入侵烏克蘭、派遣軍隊支援哈薩克獨裁政權,將天然氣出口做為制衡歐洲的武器,並要求西方在安全方面做出重大讓步。

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越來越不穩定且難以預測,這反映在美俄本月在日內瓦就烏克蘭問題展開對話,但依然無法取得實質成果。兩國皆淡化雙方達成共識的可能性。俄國亦開始強化與中國關係,後者是西方戰略上的敵人。

俄國外交部副部長里亞布科夫(Sergei Ryabkov)13日警告,若西方無法限制北約東擴,那俄國不排除在古巴駐軍。

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國家政府直接參與這些會談。美國希望拉攏歐洲以制約俄國,但歐洲大國領導階層換血,加劇此計畫複雜度。

德國前總理梅克爾已結束長達16年的執政生涯;法國總統馬克宏呼籲重建與俄國的關係,他今年4月就得面臨大選艱鉅考驗。英國則已脫離歐盟,與俄國關係向來不好。

此時正值普丁當局在烏克蘭邊境增兵之際,美國嘗試說服歐洲盟友放棄與俄國重修舊好的企圖。若俄國真的入侵烏克蘭的話,美國威脅將對其發動嚴厲的經濟制裁。

俄國2014年併吞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導致歐洲各國與莫斯科當局先前修復關係的努力化為烏有。在此事影響下,美歐對於俄國實施經濟制裁,之後幾年雙方敵意有增無減,原因包括俄國干預2016年總統大選,以及殘忍殺害俄國在西方的敵人。

事實上,多數歐洲國家希望與俄國維持良好經濟互動,特別是在能源領域方面,前者許多國家十分仰賴俄國天然氣供應。

部分專家認為,儘管美俄外交關係惡化,但只有在俄國侵略烏克蘭的前提下,歐洲才可能附和美國對於俄國實施新制裁的提案,畢竟後者也有自己利益要顧。

#歐洲 #俄羅斯 #烏克蘭 #天然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