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預期美國聯準會(Fed)可能提前升息與加速緊縮貨幣政策,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今年開年來急速飆高並一舉突破1.7%,使得整體債券基金資金動能受到壓抑,上周轉流出29.41億美元,不僅為去年3月初以來首見,也讓連三周吸金紀錄被迫喊停。

不論投資級公司債、高收益債或是新興市場債,上周全數遭國際資金調節,其中投資級公司債基金在資金出走壓力下中止連續三周淨流入,上周轉流出21.16億美元;高收益債券基金買氣也同樣受抑,上周淨流出10.68億美元,連續五周吸金被迫畫下休止符。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同樣終止連兩周吸金,上周轉流出4.35億美元。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型產品經理黃百嵩指出,Fed已開始計劃開始縮減其資產負債表,可能會在開始升息後的某個時間點正式展開,導致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2022年以來利率一路飆升,對利率高度敏感的債市表現將愈顯波動,資金調整布局也更為積極,這從全球主要債市上周面失血可見一斑。

黃百嵩認為,利率走升對債市而言,可說是嚴峻的挑戰,眼見美國有望提前升息和縮表時程,布局債券應挑選存續期間較短且有高收益率做保護的債券,在景氣回升時將具有利差收歛空間。黃百嵩建議,發債天期較短,利率敏感度偏低的高收益債將會是較佳選擇,加上票息收益較具優勢,表現機會仍優於其他主要債市。

另外,參考2004年與2015年兩次的升息周期,自首次升息到利率維持在最高點期間,高收益債券維持數年的多頭行情,因此預期在目前全球經濟穩健成長下,高收益債券後續仍具投資價值,短線波動反而提供投資人分批布局契機。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回顧2021年,在各國政府的貨幣及財政政策支持下,全球經濟從疫情衝擊中強力復甦,市場風險情緒轉佳,也使與景氣連動較高的風險性資產如高收益債券受到市場青睞。展望2022年,雖因基期較高之故,經濟成長率將低於2021年,但仍將優於長期歷史水平,有望續對包括高收益債在內等信用債帶來支持。

謝佳伶表示,在信用風險相對較低的狀況下,2022年債券市場的主要風險將以利率風險為主。在高收益債的布局上建議聚焦於低景氣循環的產業,如能源產業中的管線、煉油等與油價關聯性相對較低的產業,如此避免可能因景氣若出現疑慮、油價變動進而影響公司現金流穩定性的企業如原油開採等,降低債信變化可能帶來的危機,在追求收益的同時也加強控制波動相關風險。

#利率 #高收益債 #債市 #債券 #債券基金 #Fed #提前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