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來短短幾個交易日,原本被市場消化多日、甚至出現鈍化的升息議題,近日再度成為擾動全球市場投資情緒的關鍵因子。華爾街預期美國聯準會可能更快升息與縮減資產負債表,美債殖利率維持高檔。

從去年12月FOMC利率決策會議記錄,可以看出官員釋出升息可能提前的鷹派態度,以及對於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討論,使得市場風險情緒迅速降溫,壓抑今年開年動能展現持續強勁的成長、科技股等的表現,這股情緒也明顯蔓延到其他市場。

根據調查資料顯示,包括通膨風險、全球央行貨幣緊縮政策(尤其是聯準會)及中國,是目前全球投資經理人心中最大的三個風險因子。目前來看,生產成本持續上漲,包括能源、工業金屬與農產品價格續處高檔。放眼今年,儘管物價成長有望逐步回落,但低物價將成往事;隨著就業結構改變、供應鏈短缺難解、人力需求增加帶動基本工資上調,以及房價創新高連帶租金順勢調升等,都會牽動通膨數據表現。

即使今年通膨有望回落,但料仍將落在2%之上,且通膨數字後續的變化與回落步調,也都將影響聯準會利率政策的步調,值得關注。不過,不論聯準會接下來升息步調跟啟動時間點為何?但實際上,對市場影響最大的時間點是在升息前、而非升息後。

回到基本面,去年11月份全球採購經理人指數由54.3略降至54.2,全球經濟維持擴張放緩,其中,已開發市場由前月的56.6升至56.9,已開發市場經濟體呈現溫和擴張狀態;新興市場由前月的51.6略降至51.2,整體新興市場經濟溫和擴張,但金磚四國中的中國與巴西回落至50之下。

中國方面,中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目標設定穩中求進,聚焦在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且仍堅持落實「共同富裕」戰略目標,因此接下來監管政策可能對中國經濟前景未來的影響為何?則仍需持續觀察;再就流動性來看,也預期中國人行未來三個月有機會再寬鬆。

展望2022年,IMF預估全球經濟成長率,將由今年的5.9%降至4.9%,受到基期因素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反覆,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但這樣的成長率仍高於疫情前10年的平均水準2.0%;此外,因為已開發市場疫苗施打率較高,內需表現可望支撐景氣相對強勁。

主要國家貨幣政策方面,隨著通膨回升,各國央行在2022年將陸續開啟貨幣正常化步調。稍早,已開發市場中的挪威與紐西蘭先後宣布升息,聯準會也在前月宣布開始執行量化寬鬆縮減計畫。

在供應鏈短缺與就業市場結構改變,通膨恐難以大幅走低,聯準會2022年可望進一步升息,隨著經濟回溫與原物料價格走揚,加上供應鏈短缺的問題,通膨預期明顯高於疫情前水準,多數國家將縮緊量化寬鬆政策,部分國家甚至可能重新升息,但因為疫情反覆不定,各國央行利率正常化的腳步仍將相對穩健,短期來說,市場資金仍舊充沛,只是增量有限。

在全球經濟逐步回歸正常的過程中,預期全球景氣動能與企業盈餘有望維持成長,對與景氣連動較高的資產仍抱持正面看法。而在全球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中,資金動向勢將牽動市場信心,也讓市場較易呈現高波動度。但面對眼前的低利率環境以及波動度增加的市場,其實投資人更應該要做中長期投資、並採布局多元趨勢主題分散風險、同時更清楚去界定風險報酬並確定資產配置;此外,也應顧及永續發展,如將ESG(環境、社會和治理)等因素納入長期的投資考量,並以定期定額等五大方式長期布局。

#通膨 #升息 #FOMC #貨幣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