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類物價指數年增率
各類物價指數年增率

CPI漲幅即通膨率,係調查食、衣、住、行、育、樂的價格變化,我國納入368個項目,每項目查了許多樣本(花色),總計25,000個樣本,隨後把查得的花色價格漲幅以幾何平均得出項目的漲幅,再依各項目的權重,加權平均得出CPI。

■368個項目可挑選若干項編成不同的價格指數,例如核心物價只查293項(排除蔬果及能源)、每月至少買一次的物價(高購買頻度)只查70項,而高低所得家庭消費偏好不同,窮人食物、居住兩類權重達六成,富人這兩類不到四成,其通膨率自然不同。

近來物價高漲,讓大家又注意到物價指數。長期以來,政府所發布的統計對多數人是很無感的,但物價不一樣,因為大家每天都在買東西,因此對政府所公布的物價特別有感。

多數時候,民眾認為政府低估了通膨率。我們常有這種感覺,明明物價漲這麼凶,但政府總說是溫和上漲,明明通膨壓力如此沉重,但官方卻雲淡風輕的說通膨壓力趨緩,數字和感覺如此背離,自然要惹來粉飾太平之議。

然而,官方真的粉飾太平嗎?政府統計不可信嗎?在政治的干擾下,有時確實是如此,但卻也不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多數時候政府統計還是可信的,只是我們沒時間考察統計的內涵,只用自己的經驗來驗證數字的真偽,而偏偏數字的走向和我們的經驗未必相符,因此自然會認為官方在粉飾太平。

不同族群 感受大不同

我們來考察一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是根據平均每戶消費結構來編算的,譬如每月消費所花的錢,10%花在外食,2.2%用來買肉,1.3%買蔬菜,3.6%買衣服、7.8%消遣娛樂等等,這樣編出來的CPI自然不符合每個人的感覺,因為每個家庭的消費結構都不一樣,天天喫外食的人,外食費漲了自然壓力倍增,但對於不喫外食的人,就算外食費漲翻天,他也不會有感覺的。

蘇東坡說:「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有人就是不喜歡喫肉,因此任憑豬、牛、雞、鴨的行情漲到多高也不影響他,但蔬菜水果上漲時,他就要憤怒了,由此可知,消費者物價指數取一個平均消費結構為權重來編製,用以觀察總體經濟可以,用來迎合每個人的感覺,是不可能的。

有鑑於此,在消費者物價指數之外,各國政府都會編一些特殊分類的指數,例如各國央行就比較重視核心物價指數(核心CPI),它排除了蔬果及能源這些易受天候及政治干擾的項目,以做為貨幣政策調控的參考。試想,如果是一場大雨使得蔬果價格大漲,通膨率飆至6%,而核心物價依然平穩,這時降低通膨的方法是升息嗎?當然不是,正確的做法是趕快復耕。

消費者物價太過無感,因此日本政府編了購買頻度別的CPI,就是挑一些常常消費的產品編成一個物價指數,人情之常,常買的東西或漲或跌,都比較有感,例如今年物價漲這麼凶,但看看我們的通膨率竟沒有超過3%,政府自然要挨罵,但一看高購買頻度的CPI,11月漲了6.6%,這下子就明白了,看來政府並沒有粉飾太平。

只看通膨 難察窮人苦

「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這是宋詩的名篇,反映貧富生活、消費及偏好的差別,同一個CPI套在窮人、富人之間豈能引起共鳴?因此得看所得層級別的CPI,這些年由於食物價格漲得凶,因此窮人所面對的物價壓力特別大,如今窮人的通膨率已升破3%。

用通膨率(CPI漲幅)來觀察總體物價的變動是合宜的,但若要做為貨幣政策調控的參考,若要觀察窮人的壓力,若要觀察通膨如何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通膨率是不夠的,得看看更多的物價指數才行。

#物價指數 #通膨 #C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