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我們只知道政府債務升高,而不太了解家庭負債也大幅成長,主要原因是這項統計不太容易找,它不像經濟成長、通膨率會由政府召開記者會對外公布說明,因此,迄今台灣家庭部門的負債究竟落在什麼水準,大家毫無概念。

台灣家庭負債十多年來成長的非常快,依主計總處的資料,2003年家庭部門負債是6.3兆元,十年後,也就是2013年升至13.3兆元,六年後,也就是2019年的家庭負債已達16.9兆元,目前最新的資料只到2019年,從2003~2019年,我國家庭部門負債激增了1.7倍,成長如此之速,令人震驚。

接著我們要問的是,家庭負債到底都負了什麼債,是借錢消費、還是借錢買房子?根據主計總處長期的觀察,這些負債絕大多數來自房貸,隨著房價升高,因此家庭債務也呈三級跳,家庭負債的升高,非僅反映著民眾的日子愈來愈難過,由於多數人每月得支付可觀的房貸本息,排擠了平常的消費,十多年來我國民間消費成長趨緩,進而抑制了經濟成長,必然與此有關。

我們可以對照一下家庭負債、房價所得比這兩項數據,2003~2019年家庭負債由6.3兆元升至16.9兆元,房價所得比由4.6倍升至8.6倍,兩者可謂如響斯應,一個漲了,另一個就升高了,於此可知,房價高漲正是家庭負債激增的原因,甚至可說是惟一的原因,長期以來,房價問題會被列為十大民怨之首,實非偶然。

我們可以把家庭部門的負債,除以家庭總戶數而得出平均每戶家庭負債的情況,根據主計總處統計,2003~2019年平均每戶負債由90萬元倍增至192萬元,這是個平均數,十多年來增加幅度尚且如此驚人,至於那些背負房貸的中產家庭,望屋興嘆的青年族群,其沉重與失落,痛苦與無奈,可想而知。

前述統計只到2019年,房價近年仍扶搖直上,去年房市過熱,國發會主委龔明鑫在立法院曾表示將議編製「房地產景氣對策信號」,惟幾經周折,並沒有編成,而一年來房價又升高了,今年第二季房價所得比升至9.1倍,貸款負擔率也達到36.3%,這代表家庭所得有三分之一要拿去繳房貸,如若台北市,房價所得比更高達15.8倍,貸款負擔率也升至63.1%,壓力之沉重,難以想像,以此推論,2021年我國家庭部門的負債必然已升破18兆。

鑑於房市過熱,近日立法院經常質詢部會首長有關房價一事,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日前在立院答詢時即表示:「房價上漲有部分原因來自基本面,但不能不承認,也有部分原因來自炒作,相關部門會滾動檢討房市管控措施,必要時會適時調整選擇性信用管制。」

11月22日立法院財委會更邀央行、財政部、金管會及經濟部等四部會專案報告「如何遏止銀行及融資公司放貸淪為股市禿鷹和房市炒手的推手」,各部會皆承認近期房價飆漲不合理,經濟部於書面報告中論述得最清楚,這份報告指出:「近期因國際寬鬆貨幣政策使熱錢在全球流竄,加以台灣防疫成功,經濟表現亮眼,以及低利率與資金回流、台商回台投資等因素,帶動房地產市場升溫,雖有部分肇因於實際需求上升,卻也伴隨不當炒作或不合理價量現象。」與會首長皆表達了遏止炒房,配合「健全房地產市場方案」的決心,23日財政部更邀請六都及新竹縣市共商囤房稅政策,中央與地方如此積極任事,殊為難得,值得肯定。

我們認為,家庭部門負債近17兆(2019年)已遠高於中央政府債務6.3兆(2021年),家庭部門負債占GDP比率近90%,中央政府債務占GDP比率近30%,兩者相差三倍之多,這告訴我們如今家庭負債的沉重程度遠遠超過政府部門,若說公債失控會讓一國經濟崩潰,如今家庭部門債務三倍於公債,其嚴重程度豈非更令人憂心?而家庭債務並非一開始就這麼嚴重,2003年家庭部門負債占GDP比率僅53%,十多年來家庭負債急劇升高,如今數倍於政府債務,孰令致之?主政者豈能無責?

行政院並非直到今天才知道房市炒作的問題,十多年前主政者早就了解房價不合理的上漲,而居高不下的房價也早已讓國人怨聲載道,2010年行政院通過「健全房屋市場方案」,各界抱以期待,結果遠不如預期,無疾而終,2020年底行政院又端出「健全房地產市場方案」,兩個方案的名稱只有一字之差,雖然如此,各界同樣抱以期待,惟政府每次表達居住正義的決心雖令人動容,而執行的結果卻總不如人意。此次,各部會再度展現了讓房價合理化的決心,我們願拭目以待,但願這次真的不一樣,否則過不了幾年,台灣家庭負債就要升破20兆元了,屆時的民怨將匯聚成多大的洪流,對台灣社會將帶來多大的衝擊,恐怕就很難預料了。

#家庭負債 #房地產 #政府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