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於上周公布第三季GDP,由於民間投資比預期好,使得經濟成長優於預期,經此資料更新之後,今年經濟成長率升至6.01%,這是自2011年以來第一次升逾6%,這自然是個好消息。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今年經濟成長雖有好的成績,但是下半年以來通膨壓力持續升高,這一波通膨,起初來自全球需求的恢復,繼而來自原油、農工原料價格的推升,其間雖有需求拉動的成份,更多是成本推動所致。

根據統計,美國通膨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已連續五個月超過5%,歐元區日前公布10月通膨率也達到4.1%,我國通膨壓力也逐月升高,正因為如此,主計總處月底將上修通膨率。各國通膨率大概都創了十年左右的新高,雖然主計長朱澤民表示今年我國通膨率不會超過2%,惟綜觀全局,一切仍在未定之天。

眾所周知,成本推動型的通膨會抑制消費,削弱經濟成長動能,一旦預期心理失控,恐慌隨之蔓延,榮景便隨之消失,1974年石油危機時如此,1980年二次石油危機時如此,2009年金融海嘯之前原物料、原油狂漲的情況也是如此,通膨之後總是伴隨著衰退。我國今年經濟成長表現得好固然可以高興,但是眼前通膨的陰霾也不可輕忽,而此時此刻,在成長與通膨之間,執政當局得花更多心力去關注通膨。

通膨除了會干擾經成長的路徑,減弱經濟成長的動能,它還會讓貧富差距擴大,因為隨著百物齊漲,收入跟不上物價漲幅,中產階級及收入較低的家庭購買力將大減,其生活將更趨艱困。以二次石油危機為例,我國所得收入者十等分位組的第十位(高所得組)與第一位(低所得組)差距於1978年只有14.2倍,隨後三年通膨率狂升9.7%、19.0%、16.3%,所得差距遂於1980年擴大至15.8倍,通膨對分配的影響之大,於此可知。

我們再看2008年這一次通膨,這一年原油瘋狂大漲,於年初升破100美元,於7月衝破140美元,全球通膨率節節升高,台灣通膨率一度升破5%,不久,來自華爾街的金融海嘯席捲全球,舉世陷入蕭條,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波通膨除了重創經濟成長,也使得我國所得分配急速惡化,2007~2009年這三年的五等分位所得差距依序為5.98倍、6.05倍、6.34倍,差距擴大之速,歷來少見。

從1980年、2008年的例子可以明白,通膨之初,經濟成長通常還算正常,若其中有需求拉動的成分,有時還會更好一些,更繁榮一些,但隨著通膨率升高,預期心理出現,恐慌會讓通膨進一步升高,而為平息通膨對人民購買力的影響,政府可以調升公務機關的薪資,但是一般企業經營已備感吃力,自難以如政府部門一樣以調高薪資以對抗通膨,因此在通膨的重分配下,低薪家庭、中產階級受創更深,所得差距因此進一步擴大,從而民怨必然四起,而社會情緒也必更不穩定。

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此刻投入龐大預算進行前瞻基礎建設等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之際,仍應關注這些擴張性政策對物價可能造成的影響,以避免公、私部門搶工、搶料而導致物價進一步上揚,須知,此時此刻,長期以來未敢調漲售價的業者正在觀望,只要公共費率出現什麼風吹草動,必然會激活他們的預期心理,而使得百物皆漲,一發不可收拾,而如此一來,隨著物價大漲,必然會壓抑民間消費動能,今年雖有漂亮的經濟成長數字,明年的情況就很難說了。

其次,通膨加深貧富差距這件事上,政府雖已透過基本工資的調升,緩解了部分影響,但是國內就業者高達1140萬人,其中受民間僱用的上班族逾800萬人,受政府僱用的約100萬人,還有許多自營作業者、無酬家屬,政府能力所及也僅止於公部門100萬人,一旦通膨席捲全台,絕大多數人的收入都將為之縮水,而經濟弱勢者受創尤深,從前述1980年、2008年的歷史經驗即可知曉,貧富差距必因通膨而擴大,縱使經濟成長有多漂亮,也難以獲得民心,此事非同小可。

儘管今時不同往日,全球已不容易出現1980年的停滯通膨,但是人心因通膨而恐慌的反應,今昔並無差別,所得分配因通膨而擴大的情況,今昔也無差別,無論採取什麼政策,務必緩解這一波通膨,否則混亂的局面將難以收拾。兵法上所謂「攻心為上」,在緩解通膨這件事上也須攻心為上,能消除通膨預期的政策,才是上策,其餘皆屬下策。

#經濟成長 #通膨 #基本工資 #所得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