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度讓台灣升高防疫層級的疫情,暫告解封,政府也選在此時,推出了五倍券為主的振興經濟方案,希望略盡綿薄,讓以內需市場為主的產業,得到喘息甚至恢復的機會。與此同時,隨著疫苗施打覆蓋率逐漸提升,主要國家邊境管制也出現鬆綁,陸續開放施打疫苗兩劑以上者,可以免隔離直接入境,希望透過恢復開放觀光提振內需的景氣。

面對疫後世界的新經濟生活,世界各地的看法相當一致,遠距工作形式由陌生到熟悉,電商購物成為常態的一部分,「零接觸經濟」已是大勢所趨。但新經濟秩序要如何的營造,包括內需與外銷失衡現象的調整機制,弱勢產業的重整與再出發,乃至順應新生活型態的金融層面安排,相對來說,討論有限。即使這些中長期方向的規劃,才是我們面對疫後生活時的巨大課題。

當在我們對台灣出口外銷數據屢創佳績,還因此掀起一波波加薪潮的同時,不容否認的,台灣產業的結構正在繼續惡化中。坦言之,疫情中表現亮眼的企業多以科技業為主,可是其中屬於抓對方向者並不多見,更大的成分恐是運氣使然,恰好碰上人與人之間被半強制的保持距離,新機會突然從天上掉了下來。那些擺脫不了實體經濟運作模式的業者,營收表現多數每下愈況,觀光業、餐飲業以及解封前的百貨零售業,均為紓困排行榜上的常客,關門大吉者比比皆是。

政府近期多次強調經濟成長的果實,應該要由全民一起分享,因此對基本工資的調升著力甚深、軍公教人員的薪資待遇調整上,也有所規劃,顯然亦不樂見經濟發展呈現偏峰式的分布。不過,這些做法,顯然還有精進的空間,以加薪為例,軍公教調整待遇距落實還有段時間,科技業者已經快速跟進,而那些還在紓困邊緣掙扎的產業,加薪只是遙不可及的想法罷了,相信等到最後塵埃落定,加薪排行榜上的排序順位,應該還是科技業者遙遙領先,吃下最多經濟成長的果實。到底政府要如何運用手上的各項工具,包括稅制、補貼、政策優惠等,讓經濟的成長全民有感,應是疫後新秩序塑造的主要項目之一。

另外,如何拉抬現存的弱勢產業一把,也必須是未雨綢繆的另一重點。幾乎每人都有相同的經驗:疫情期間,會不經意的發現某幾家熟悉的餐館,突然收起來不再營業了。即使是針對內需提升設計的五倍券,百貨餐飲業者的統計也發現,回饋到此部分的比重比預期來的低,大賣場和便利商店囊括了最多利益,才是此波振興方案的主要受惠者。

另一方面,當民眾愈來愈能接受外送服務,甚至冷凍調理等便利性的餐飲選擇時,餐飲業者的經營型態也不得不配合改變,何況目前疫情雖然緩和些,豈知何時又會有新種病毒再度捲土而來。餐飲業只是一個縮影,他所代表的是,被疫情打成弱勢產業者的困境─市場逐漸流失、不轉型難以為繼,卻又缺少轉型須要的技術能力。

政府的職能必須在這類型企業上得到彰顯。那些關門大吉卻小有名氣的餐館,資深廚師的一身本領,要延續下來,或可營造一類似中央廚房的平台,繼續提供他們發揮廚藝的空間,產品外送之外,也可朝料理包等方式發展,把不擅長的物流、配送、冷藏與行銷部分,交由專責的公司處理。

即使產品差異化不大,也可運用類似的方法來維繫其必需的營運。如疫情期間的傳統市場,常為確診者足跡最密集的地點,因此給予許多人員進出、交易時間的限制。如何將其集合起來運營,由單一窗口處理物流與金流,攤商負責後端的分配與產品品質控管,找出兼顧控制疫情散布與基層攤商生計的新模式。

最後要提的是,千萬不能忽略掉疫後生活金融層面改變的重要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時代過去了,須要改變的面向很多,例如,與其加強舊鈔回收與進行消毒,不如極小化紙鈔的使用,而這顯然涉及到數位貨幣發展的進程,所搭配的簡易型支付系統發展與建置,也要跟上腳步才行。

我們的社會正在從紓困陰影中走出來,各項振興措施也展現對經濟恢復的期待,此時此刻,用心打造適合的新生活的經濟秩序,是從境內解封到邊境鬆綁的過程中,要加快腳步推動的當務之急。

#紓困 #經濟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