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界一片鼓吹金融併購風潮的當下,併購是否為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對此,高雄銀行董事長董瑞斌有不同的看法,日前一位財經名人在參加座談會時主張,併購造成了高銀和北銀(現在的北富銀)今日的差異,不過董瑞斌認為,從北市府迄今分得的報酬率、市府股權被大幅稀釋,及員工就業穩定性等三大指標來看:「即使嫁入豪門,但不見得比得上走自己的路!」

曾任第一金董事長,早年亦為專職金融研究、景氣預測的台灣經濟研究院六所所長的董瑞斌,近30年來台灣金融業發展的歷程瞭若指掌。董瑞斌表示,先前在一場座談會上,一位財經界名人對於北銀嫁入富邦金之後發揮的「併購張力」相當肯定,甚至認為這是今天造成北銀與高銀最大差異的原因,這位財經界名人也以台北市政府、高雄市政府各自從富邦、高銀分配到44.27億、3億,來論述這個主張。

但董瑞斌則提出截然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仔細去檢視上述的三大指標,就會發現若從更多的面向去比較,就會發覺身為一家市政府銀行,走自己的路,維持自己的品牌,不見得輸給嫁入「豪門」。

北銀是在2002年併入富邦金,並在2005年與富邦銀二合一。董瑞斌首先分析,在2005年,合併後的北富銀,當時的稅後盈餘佔合當年金控獲利的比重約47%,但到了2020年,這個獲利比重降至21%,這代表是金控其他的事業體,尤其是人壽成長得更快:「換言之,這並非銀行與銀行合併的效益造成金控獲利的躍進!」

而再從身為台北銀行最大股東,台北市政府的立場來看,在2004年,當時的富邦銀和台北銀行,稅後盈餘都50多億,但不論淨值或資產規模,富邦銀都僅為台北銀行的二分之一,因此當年市場即有不少聲音以「小吃大」來形容,倘若以合併之初來看,在淨值方面,北銀佔合併銀行的6成,而當時北市府持股北銀比重為45%。2020年北富銀的稅後獲利為187.84億,董瑞斌進而分析,倘若再以合併時北銀佔整個銀行淨值比重6成,與市府的持股比重45%來換算,北市府應該分到51億至52億的水準才對,現在北市府只拿到44億多,反而還「拿少了」;而倘若不以淨值佔比,而以獲利佔比來設算,則約43億,和目前相當,對此董瑞斌進而指出,換言之,市政府並未因為北銀嫁入豪門,而整個股息、董監酬勞等收益上被加分,甚至若以淨值比來換算還等同少拿。

董瑞斌接著分析,台北銀行併入富邦銀的前三年,獲利能力是高雄銀行的12.75倍,但到了2020年,高雄銀行獲利來到8.48億,倘若以當年的獲利倍數換算,獲利應有108億,再以市府持股北銀45%的比重換算,得到的收益也是40多億。

再從市府股權被嚴重稀釋的指標來檢視。董瑞斌分析,到2020年,富邦金的獲利,北富銀獲利200億,但富邦金獲利超過910億,中間有超過700億的落差,但為何北市府分配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最大的問題出在股權被稀釋,現在北市府的持股比重,已從45%被大幅稀釋到13%,對此董瑞斌認為,倘若是銀行嫁銀行,那麼稀釋的程度還不致這麼嚴重,但是銀行嫁金控的結果就是股權被大幅稀釋,這形同,即使嫁入豪門,表面上看似風光,但這對北市府這幾年分配到的收益看下來,董瑞斌坦言:「這並非一件划算的生意!」

第三個重要的指標,就是員工的就業權。董瑞斌直言,併購案不能只看股價、股東報酬率:「也要看看員工就業的穩定性!」因此,他建議應該看一下,不論是願意或不願意的,到底合併之後,現在還有多少台北銀行的員工仍留在富邦?以及,現在的北富銀,到底有多少高階經理人是出身自原台北銀行?

在作了上述觀察之後,董瑞斌因此認為:「併入金控、嫁入豪門不見得更好,高雄銀行應該要走自己的路!」其中他指出,高雄銀行這二年來在青創貸款大有展獲,已作出自己的品牌,這也是一家市政府為大股東的銀行,所該作的事,雖然高銀的放款市佔率僅0.8%,但其青創貸款市佔率已有6%,在高雄市的所有銀行裡,更佔比30%,著力之深由此可見,同時高雄銀行亦能搭配高雄市政府,出面執行其他民營銀行不見得願意配合,但具高度公益性質的政策性任務,這些比起被併入金控反而更有意義。

#富邦金 #第一金 #北銀 #高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