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通膨持續升溫,經濟復甦及消費動能恐將受到波及,不少人更憂心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再現,恐掀起另一場經濟風暴。

▲1970年代大通膨噩夢

一般來說,通膨上升代表經濟成長佳、就業市場熱絡,為了避免景氣過熱,央行便會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進行調控;然而,若是由供給面吃緊所造成的通膨上揚,則可能會同時出現經濟成長停滯及高通膨的窘境,也就是所謂的停滯性通膨。

歷史上最著名的一次,莫過於1970年代的美國,在財政擴張及石油危機雙重因素催化之下,出現了高通膨率、高失業率、低經濟成長率並存的經濟現象,對股債市造成極大衝擊。

1970~1982年期間,美國通膨率及失業率曾分別飆升至近15%、10%,並歷經了三次經濟衰退,最終在時任聯準會主席保羅‧伏克爾(Paul Volcker)大幅升息打擊通膨,一口氣將利率從10.25%調升到20%之下,才終結這場為期13年的停滯性通膨災難,並於1983年迎來新的經濟成長高峰。

▲停滯性通膨恐再現?專家激戰

對於歐美而言,70年代到80年代的停滯性通膨是一段痛苦回憶,也因此,一聽到停滯性通膨,許多投資人繃緊神經。尤其目前國際能源價格飆漲、供應鏈持續短缺,而美國9月消費者物價年增率上升至5.4%,創下近年新高,停滯性通膨疑慮再起。

不少專家開始憂心,目前油價及大宗商品飆漲,通膨率居高不下,情況很類似1970年美國大通膨年代,因而紛紛提出警告,要注意停滯性通膨席捲而來,以免當年通膨飆升及經濟嚴重衰退的災難再次降臨。

曾準確預測2008年金融危機的「末日博士」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魯比尼(Nouriel Roubini)指出,全球經濟可能會遭受成長停滯及價格飆升的雙重打擊,而面臨停滯性通膨的危機。

安聯集團首席經濟顧問伊爾艾朗 (Mohamed El-Erian) 亦認為,供應鏈中斷至少持續1~2年,勞動市場將持續吃緊,企業最終會以提升商品價格的手段,抵消高昂的成本,全球經濟不排除會重演 1970 年代式的停滯性通膨的惡夢。

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 也提出類似看法,他指出,目前美國的政治、經濟環境與1960年~1970年代有著令人擔心的相似之處,儘管通膨指數不太可能達到先前的雙位數水準,但可能會出現類似的危機。

美銀G10集團外匯策略全球主管萬瓦基迪斯(Athanasios Vamvakidis)更直指,停滯性通膨正在全球蔓延,以美國最為嚴重,這可能使政策制定者比預期更積極收緊貨幣政策,而明年金融市場也將因為停滯性通膨更劇烈震盪。

不過,有些專家則不認為會出現停滯性通膨。路透社報導,幾位知名的債券市場投資者在2021年米爾肯研究院全球會議上表示,對美國經濟正在陷入停滯性通膨的擔憂被誇大了。

品浩(PIMCO)執行長羅曼(Emmanuel Roman)表示,經濟活動停滯與高通膨相結合的停滯性通膨是「極不可能的」。其他與會人員,包括PGIM首席執行官David Hunt、景順(Invesco)首席執行官Martin Flanagan、夏威夷雇員退休系統的首席投資官Elizabeth Burton和Guggenheim Partners全球首席投資官Scott Minerd等,基本上都認為停滯性通膨的威脅還很遙遠。

▲中國、德國經濟面臨停滯性通膨威脅

目前主要國家中,中國與德國似有停滯性通膨現象。最新調查顯示,德國10月企業信心連四月下滑,原因在於全球供應鏈受阻令經濟前景蒙塵。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推估,受疫情延燒、原物料短缺與通膨升溫影響,德國第四季經濟成長恐大幅放緩,預估僅較第三季成長0.2%,陷入「停滯性通膨」。

中國大陸9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漲幅飆至10.7%,創有紀錄來新高;與此同時,食品價格下跌拖累9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漲幅回落至0.7%,創半年低點。許多分析認為,PPI高企和CPI低迷,反映中國大陸經濟處於「類停滯性通膨」狀態。

整體而言,能源、供應鏈、通膨危機三箭齊發,目前市場的投資風險越來越高,特別是全球經濟火車頭-美國若真得出現停滯性通膨險境,美國聯準會的任何政策恐難再起作用,屆時可能會引發一場經濟亂流,金融市場勢必動盪不已。

也因此,不管停滯性通膨是否再現,各政府及投資人均應該正視目前高通膨風險,提早做好因應之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即指出,各國政府要盡早做好準備。如果疫情導致的供需失衡比預計持續更長時間,通膨風險可能變為現實,從而導致價格壓力更為持久、通膨預期不斷上升。那麼即使就業市場依然低迷,各國政府需要趕緊透過緊縮貨幣政策來遏制價格上漲壓力。

#停滯性通膨 #通膨 #經濟衰退 #經濟成長 #物價上漲 #央行 #供應鏈 #原物料 #能源

相關新聞

主要市場指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