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自2020年初爆發新冠疫情以來,日本9月份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才開始第1次上漲,這也證明全球原材料成本上揚,日本通貨膨脹正慢慢開始有感。

經濟學家預測,若燃料成本持續上漲,未來幾個月將加速通貨膨脹生成。不過,與其它已開發國家相比,日本的任何通膨都會是小巫見大巫,因為當地薪資調升有限,故民眾消費意願受到影響。還有,日企也會對價格轉嫁一事縮手,不敢執行。

調研單位凱投宏觀認為,日本通膨藉由人為操控方式,可能會在2022年初看到增近1%,然後又會開始下滑。

22日日本官方公布的這份經數據,剔除波動較大的蔬果鮮食,但包括燃料成本的核心CPI,9月年增0.1%,與市場預估相符外,8月份則是持平的零。

日本政府表示,9月出現通膨現象,主要是因為能源成本飆升7.4%,並創近3年來最高。同時,9月份油價的年增率更是高達16.5%。另外,加工食品與耐久財也同步上漲,但手機費用大減並遽降44.8%,使得整體漲幅縮小。

國際油價近來漲勢兇猛,電費在3到5個月後應可見漲價效應,屆時日本通膨將會逼近1%。不過市場質疑,通膨利用成本為推動力的影響範圍能有多大,且能持續多久時間。

農林中金總合研究所樂觀指出,日本商業活動重啟,有機會增加服務方面支出,同時物價也會被拉升。不過日後,一旦物價繼續上漲,日本家庭往往會轉而購買更便宜的商品。如此一來,反而會引發各公司大打價格戰。

日本央行下周將舉行政策會議時,預料會把這份CPI報告當成決策的考慮要點之一。同時,日本央行也將公布最新1季的經濟成長,以及將來的通膨預估值。

當然,這波全球大宗物資上漲,日本也無法置身於外。因為當地9月份躉售物價已飆升6.3%,來到13年最高價位。這不僅給日企獲利表現帶來壓力,同時也會給消費者物價帶來大漲的風險。

事實上,日企對價格轉嫁始終很難放手一搏,故日本消費者比較難感受通膨的壓力。所以,日本央行極力倡導的通膨2%目標值,現在看起來根本是緣木求魚般窒礙難行。

#通膨

主要市場指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