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財報季開局強勁,加上美國9月零售銷售額也高於預期,推升市場風險偏好,並同步讓市場對於聯準會(Fed)升息預期繼續升溫,導致整體債券基金的資金動能轉趨疲弱。根據最新統計,包含新興債、投資級債、市政債、MBS、政府債在內的整體債券型基金上周收金大幅收斂至0.77億美元。

其中投資級企業債買氣續霸全球主要債市,已連續第31周吸金,今年累計淨流入突破3,185.28億美元,達806.6億美元。風險雙債則是買氣不振,高收益債連兩周失血,新興債更大失血24.91億美元。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型產品經理黃百嵩指出,美國長天期公債因聯準會縮減購債時間逼近加上景氣轉好、通膨預期上升而遭到拋售,導致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9月以來快速走升,不過歷史經驗顯示,利率和通膨預期同時走高時,高收益債往往也走揚,例如1997~1999年,2004~2006和2016~2018年,短線市場震盪反而讓高收益債券中長期投資價值浮現。

長線利率看升的趨勢下,高收益債仍具投資優勢。高收益債發債天期較短,利率敏感度偏低,加上票息收益空間,表現機會仍優於其他主要債市。此外,高收益債券違約率持續下探,不僅過去12個月高收益債違約率1.06%,年初至今已下降超過500個基點,預計2021年底將降至1%左右,在違約率維持低檔、發債活躍情況下,高收益債仍有走高條件。

據經驗,當高收益債違約率大幅下滑時,通常高收益債被調升評等的數量會大幅攀升,而此時也會出現許多明日之星,有利債券價格走高。今年以來,已有262億美元的明日之星,較去年同期高出許多。此外,股債恢復負相關性,債券再次扮演投資組合分散風險的角色,有助降低市場震盪之際的衝擊。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根據過往經驗,美國公債殖利率的走升會對各式金融資產帶來不同的影響,對股市來說可能因公債殖利率走升出現震盪,但影響多偏短期,對債市影響則較大;進一步分析,存續期較長的債券資產因距離到期時間較久,在到期前其價格受到公債殖利率上漲而出現波動的時間也越長、影響更大。

謝佳伶建議,對於仍希望從債市獲得穩定金流息收的投資人來說,未來挑選債券時宜首重存續期較短的債券,來抵禦利波動率風險。根據過往經驗,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因受惠於短存續期的特性,對利率風險的抵禦表現在相近資產中相對較佳。

#走升 #升息 #美國 #通膨 #震盪 #高收益債 #債市 #債券 #走高 #時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