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將進行縮減購債(Taper),國內金融業者矚目股票投資殖利率受影響的程度。對此在大型金控職掌股債投資多年的金融業高層分析,由於先前是史上最長的QE,所以此次美國聯準會縮減購債及準備升息的力道,恐怕是歷來之冠,也使美國聯準會縮表或升息對金融市場的敏感度,比先前任何一次都顯著,其中最需要觀察的指標,就是美國公債利率與美股殖利率之間的競合關係,這也是觀察資金在股債之間會否大移轉最重要的指標。

高層分析,一旦同時發生債券殖利率顯著攀升而股票現金股利率下降的現象,就會讓股票市場的本益比同時發生修正。

這位高層指出,與上述指標相關的,包括聯準會的動作如何影響美國公債利率,而升息又會如何影響企業獲利與現金股利率都必須觀察,如果兩者之間的差異仍然持續維持現狀,或是不會偏離現狀太多,那麼資金在不同金融資產之間移轉及配置的規模會比較小,反之,就會使股票市場的本益比作出相當的修正。

聯準會不論是縮表或升息的動作,都會牽動金融業者在海外投資,尤其是美國股市、債市及新興市場的重新布局,職掌股債操盤的金融業高層對此進而再分析,股票市場最擔心企業EPS、現金殖利率與本益比這三大指標同時修正的情況,尤其是融資規模較大、財務槓桿較高、融資期間較短的企業,對於升息的衝擊與震波有「更為有感」。

而另一方面對於美元匯率隨美元升息走強,這位高層特別提醒,必須注意美元升息所伴隨著的美元強勢,因為這通常會造成資金在美國市場與新興市場之間的大規模流動與重新配置,一旦出現美元利率急漲、美元匯率急升的雙重現象,就得注意新興市場,特別是國家評等偏低、負債程度偏高且具有大量美元負債的國家,這些地區的金融資產容易出現大幅度修正,特別是高收益債券。

至於美國聯準會縮表與升息的幅度,這位高層認為,主要關鍵在於通貨膨脹率的高低變化,尤其是中國與印度的缺煤、缺電、限電、停工、停產將是關鍵的重要變數,這些變數對通膨的影響,也會左右聯準會實際的政策操作空間與執行速度,壓抑通膨的迫切性越高,聯準會縮表與升息的速度、幅度就會更快、更大。

(時報資訊)

#聯準會 #指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