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第四季至今,新台幣對美元匯率一直維持偏強走勢,期間雖出現修正,但強勢格局不變,今年6月1日更曾升至27.637,創下1997年4月18日以來最高水準。放眼全亞洲國家貨幣對美元匯率,新台幣升值幅度亦位列前段班。何以如此?影響一國匯率走勢的因素甚多,而助長本波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強勢的力道有三:一與二是台灣例外論(Taiwan Exceptionalism)發酵與央行未積極調節的國內經濟與金融情勢;三是美元呈現弱勢的國際金融環境。其中,又以台灣例外論的牽動力量最為巨大。

眾所周知,台灣是出口導向型經濟體,受國際景氣榮枯表現影響至深,是以當去年下半年起,全球製造業強勁成長推動經濟復甦,促使世界貿易量急速上揚下,台灣出口暢旺,令商品貿易順差持續增加,助長經常帳順差擴大,支撐新台幣匯率走強。同時,過去經驗顯示,每當出口帶動台灣製造業PMI明顯高於全球,出現台灣經濟表現較全球突出的「台灣例外論」情形時,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均會相應走強,何況去年下半年至今,全球深陷晶片荒危機,更讓晶圓代工大國的台灣出口尤為強勁,台灣製造業PMI高於全球的現象持續不歇,新台幣對美元匯率自然續強。再加上觀察每日外匯交易資料與新台幣名目有效匯率指數走勢可知,過往習於在尾盤調節匯率的台灣央行,在這段期間並未積極進場干預,使新台幣匯率得以反映市場供需而走強。

再者,美元指數從去年第一季99.05的水準一路下滑至第四季的89.94,跌幅將近9.2%,今年第一季雖回升至93.23,但第二季再跌至92.44,美元指數延續疲弱走勢,亦助於支撐新台幣走強。

展望未來,2022年新台幣對美元匯率是否會如今年般,呈現明顯偏強態勢?答案是明年新台幣在全球雖仍屬強勢貨幣,但強度將不如今年,其原因有三:一是前述的台灣例外論效應將逐漸降低。今年以來,台灣貿易餘額於1、4、5、7月超越2016~2020年同月的最高餘額甚多,但8月卻跌出貿易餘額區間之下,即便9月回復,預料之後應難有今年多次貿易順差超越2016~2020年同期的絕佳表現,使新台幣不會像今年第二季般強勁。

二是美元指數與全球景氣有著反循環(anti-cyclical,即全球景氣好時美元弱,景氣差時美元強)關係,依一國貨幣與OECD綜合領先指標相關係數即可見一斑,全球商品出口對GDP比率與名目廣義美元指數(美元兌主要貿易國家貨幣匯率加權平均)走勢,長期看來也有著明顯的負向關係,惟其背後的機制與原因仍是各界研究的熱門議題。最近國際金融文獻便透過「匯率的金融管道」(the financial channel of exchange rate)」企圖解釋此一關係,在全球供應鏈複雜,中間產品於國際間進出口頻繁,且全球貿易活動又多以美元計價,與此相關的營運資金龐大,出口商極需依賴美元貿易融資支撐業務運作。於是,當美元強勢時,出口商因產品售價具有短期僵固性,遂在考量後續營運成本將提高與經營效益恐下降的情勢後,多半會減少貿易融資金額,進而限制了出口商的擴張動能,連帶使出口縮減;反之,當美元走弱時,企業進行美元融資與貿易的成本較低,較易趁勢擴張業務規模,有利於整體出口。

據此推論,2022年全球經濟雖有望延續成長,但擴張幅度料將遠不如今年,尤其是今年以來全球貿易成長速度已有所放緩,未來美元理應不會持續走弱。Bloomberg對美元指數的共識預測即顯示,明年各季底的預測值分別為91.8、92.2、91.7、91.75,顯示市場認為美元將終止走弱趨勢,轉呈平坦化現象。

三是有別於今年主要央行大推寬鬆貨幣政策,近來美國聯準會在國內通膨持續走高的壓力下,已著手研議讓政策轉向。若聯準會內的鷹派聲浪轉強而提前減購債券,其他央行勢必跟進,主要央行資產規模的增幅將不若以往,預料流入股市的資金亦將相應縮水,外資流入台灣股市的力度也將較前減弱,不致再推升新台幣。要是聯準會更進一步將升息時點提前,利差因素及市場的美元流動性受約制均有利美元走強。就像今年6月、9月會期,聯準會釋出偏鷹派訊息後,2年期公債殖利率旋即跳升、美元指數也走揚。也就是說,只要未來聯準會內的鷹派聲浪增強,美元指數也將相應走揚,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將難以維持此前的強勁走勢。

要言之,儘管2022年台灣經濟仍將維持明顯成長,但影響今年新台幣匯率甚大的台灣例外論效應將逐漸降低,加上主要國家央行資產負債表增幅趨於縮減,與對聯準會的升息預期,均使美元不至於繼續走弱,熱錢亦不再大幅進入台灣在內的新興市場,新台幣走強因素將漸消褪,預料明年新台幣對美元匯率將以28字頭為常態。

#台灣 #新台幣 #新台幣對美元匯率 #匯率 #美元

主要市場指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