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於9月17日緊急對市場注資900億元人民幣,房地產開發商恒大地產也於9月22日宣布,將可如期支付3檔、共約12億港元的到期債券票息給債權人;震動全球市場的恒大風暴稍鬆一口氣,但後市仍不容樂觀。野村亞太複合高收益債基金經理人謝芝朕分析,儘管法人尚未大幅撤資,但隨著市場信心的大幅下降,風險仍不可忽視,恐進一步加劇中國恒大和其他地產公司債的流動性挑戰,加上融資管道受限,信評機構很可能再下調中國地產債評級。

謝芝朕認為,如果恒大能成功出售部分資產或公司獲得第3方注資(如政府國企接管、或近期傳言中策略投資人),則可能出現反彈;但由於中國房地產負面消息不斷,加上對其他產業的監管加強,亞洲債券市場將維持好一陣子的脆弱體質。

市場關心,恒大風暴會不會外溢到台灣?首先檢視亞高收債基金。根據金管會最新統計,瀚亞、景順、富蘭克林華美、貝萊德、瑞銀、富達、匯豐、摩根士丹利、施羅德、宏利、復華、富邦、永豐等投信所發行的81檔債券基金中曾持有恒大,曝險規模約17億台幣,唯部分投信已於今年陸續清空。

3家公司低接 投資人心驚

不過根據晨星資訊,富達、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安聯等基金公司已於今年提前處分恒大債,截至8月底台灣基金投資人投資於亞洲高收益債部位約311.96億元,占國人投資境內外基金的0.27%,占比不高,因此整體應不至於引發過大衝擊。

只是,還是有人逆風低接。根據晨星數據,貝萊德資產管理公司在今年1月至8月間,仍買入市值約1700萬美元的恒大債,匯豐銀行和瑞士銀行也跟進買入,買到這幾家公司商品的投資人,也因此「間接被迫」成為恒大的債主/苦主。本刊詢問3家投信有關恒大債的處置決策,皆表示總部不予回應。

如果只是共同基金,投資人還可以隨時停損;但若再加上利率、匯率波動、變現性等考量,最有苦難言的,恐怕是先前跟風買進新興市場目標到期債券基金的投資人—以為自己買的是全球新興市場投資等級債,殊不知裡面卻有超過20%、規模上看千億元的中國債曝險。

2018年起基金與保險業界颳起目標到期債基金的旋風,這類基金的投資標的以波動較大、但配息率高的新興市場債為主。和共同基金不同的是,目標到期債一旦募集成立後就不再開放申購,贖回就要付出解約成本,讓投資人難以短線進出,經理人就能充分運用資金,發揮效益極大化。

(時報資訊)

#大陸 #人行 #恒大 #公司債

主要市場指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