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文在寅政府上任以來,首爾25坪的一間公寓四年內漲幅為82%,房價的暴漲,各項研究顯示是因房產政策的失敗,然而國土交通部智庫「國土研究院」的研究報告,卻直指是因為「媒體報導所致」。

 ■Finance Minister Hong Nam-ki warned of a bubble in the real estate market and cautioned the public about buying -- and getting burned.

 最近,韓國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洪楠基、負責房產政策的國土交通部長盧炯明,異口同聲唱衰韓國房價。兩人用詞或許不同,但大意都是「不要再追高房價了、房產即將泡沫化、未來二、三年內房產泡泡就會破滅,價格會下跌…」。

 洪楠基與盧炯明唱衰房價,自然與民怨有關。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後先後頒布了25項大大小小的抑制價格、防炒作的房產政策,結果,反而推高了房價,韓國全國房價齊漲,民眾的住宅壓力大增。

 文在寅上任四年間,2017年首爾一間25坪的公寓小房,價格為6.6億韓元(約新台幣1,584萬元),到2021年則要價11.9億韓元(約2,856萬元),漲幅暴增82%。

 官方調查批政府為禍首

 房價暴增,身為經濟副總理、作為房產政策的負責部會,洪楠基與盧炯明出面喊話,無可厚非。但是,就在洪、盧兩人開始唱衰房價不久後,韓國國家政策研究機關所做的兩份研究報告出爐,皆以文在寅政府的房產政策作為研究主題,結果卻大相逕庭。

 先是8月間,韓國國務總理辦公室所屬的「經濟與人文社會研究會」收到一份「確立房產市場秩序的重點應對戰略」報告,這份報告由韓國刑事與法務政策研究院召集主持,成員也包括了國土交通的房產智庫-「國土研究院」。

 這份從2020年8月開始著手研究、歷時一年完成的719頁厚重報告,內容主要有三大塊:一是,住房政策與房產行業和稅收政策;二是,房產金融政策;三是,房產刑事政策。

 報告中鉅細靡遺的分析每項政策對房產的影響後,直批政府將政策失敗的責任轉嫁給了國民,甚至放任、助長市場的惡化。

 報告指出,公共部門如能妥善設定政策方向,完全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穩定房產市場,但在普遍實施績效評估後,公共部門變得跟奪取差額利益與暴利的無良投資者沒有兩樣,甚至政界人士和公職人員為做出業績,明知市場的實際情況卻故意放任煽動市場惡化。

 報告最後寫道,以防止個人通過房產不勞而獲為名對國民進行懲罰性徵稅,將刀口對準無辜民眾,捨本逐末且無退路的政策,只會引起民眾抵抗。

 就在這份報告出爐不久,「國土研究院」在9月間也發布了一份報告。在這份報告中則直指,房價上漲,很大程度是媒體報導所致。

 媒體也被點名為幫凶

 這份報告的理論基礎是,當媒體針對特定區報導住房成交價屢創新高後,就會有愈來愈多預期未來房價上漲的人,從而就會受到刺激以更高的價格購買的行為。

 國土研究院單挑「媒體」作為影響房產交易的研究主題,且完全忽略政策、利率等因素,而忽略政策等因素的理由,國土研究院的解釋是「因為影響因素太多,無法全部考慮在內。」

 這樣的報告,別說是公信力,只是讓韓國人感到莫名奇妙,到底房價全面上漲是誰的問題?韓國年輕人自嘲說:「不如說是買不起房子的人的問題。」

(時報資訊)

#韓國 #房產政策 #房價

主要市場指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