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Jackson Hole)之前釋出不急於採取貨幣緊縮之立場,使得股債表現有所支撐。在今年上半年表現不太出色的亞債有上漲的潛力,富達國際表示,亞債投資契機浮現 「混搭」更易降波動、增收益!

為何亞債投資機會現?富達亞洲總報酬基金經理人陳姿瑾認為,若未來美國勞動市場接連表現不佳,例如9月初公布新增非農就業人數不如預期等現象持續出現,則可能再度使美國聯準會放慢緊縮腳步,在利率相對穩定的前提下,將更有利於債券市場的表現。 陳姿瑾表示,債券投資可從幾個面向來評估。首先,較高的債券利差除了增加債息累積速度外,對於美國升息的影響也有緩衝效應。觀察目前各類美元債券利差,亞洲債券利差遠高於美國與其他新興市場債券利差。此外,比較目前美銀美林各債券指數可見,亞洲美元投資等級債利差較美國投資等級債高出約60bps,亞洲美元高收益債則較美國高收益債多出約600bps、亦較拉丁美洲與歐非中東地區多出約500bps。

除了債息緩衝之外,當債券利差相對高而有較大縮窄空間時,也可能消弭聯準會升息的影響。根據美國10年期公債與美銀美林亞洲債券指數表現的歷史統計資料,在1999年至2020年之22個年度中,美國10年期公債利率僅有9個年度呈現上升的狀況,而同期間亞洲投資等級債與高收益債指數報酬率分別只有一個年度出現負數,其他8個年度則不乏優異表現。

陳姿瑾指出,另一方面,雖然近月中國地產負面消息導致亞洲高收益債出現一波修正,然而從基本面觀察,今年上半年中國房市無論銷售價格或數量皆呈現高幅度的成長,僅7月隨政策的調控而開始如預期地減緩。此外,多數發行美元債券之地產商上半年財報皆顯示獲利率上升與負債比下降的改善狀況,亦符合中國政策調控方向。由此推論,在中國成長動能開始減緩之下,中國貨幣與地產政策預期將會再度回歸逐漸放寬的環境,例如有可能再度降準或由地方政府個別釋出放寬房產相關政策等,以符合官方維穩而非打擊地產業的終極目標。

綜合上述觀察,陳姿瑾認為,由於目前亞洲美元債利差縮窄的週期與美國出現顯著不同步,且中國可能採取溫和放寬之信用政策,預期對於地產債券利差縮窄、亞債行情回升將有所助益,投資價值前景可期。她建議投資人可以開始留意亞洲債券逢低進場的投資契機,可考慮選擇包含亞洲投資等級債券及高收益債券之混合型產品,配置上以較穩定的投資等級債為主,搭配輔以高收益債,以利掌握資本增長機會,同時兼顧分散信用風險與淨值波動。

(時報資訊)

#聯準會 #鮑爾

主要市場指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