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Delta病毒快速蔓延,市場憂心全球經濟復甦節奏將落拍,資金湧向保守型資產,美國公債殖利率維持低檔,意味市場風險偏好仍保守。不過,法人觀察,近一年境外全球股票型基金表現相當好,排名第一的瑞萬通博能源革命基金近一年飆逾60%,而排名第二的法盛漢瑞斯全球股票基金也漲逾45%。

法盛漢瑞斯全球股票基金經理人大衛.赫羅(David Herro)指出,債券殖利率下降只是「市場雜訊」,全球經濟仍然走在復甦的正途,且價值股估值仍低,隨全球經濟增溫、企業盈餘回升,景氣敏感之價值股將持續受惠,看好歐洲金融業前景。

大衛.赫羅指出,以供應鏈運輸雍塞為例,強調經濟重啟氣勢未減。他指出目前全球經濟為逐步解封,並非一次性重啟,但塞港等事件已處處可見,證明市場存在強烈需求,隨著全球經濟復甦繼續推進,與景氣敏感度高的工業、金融、原物料等價值股仍具成長空間。

大衛.赫羅表示,雖然在過去幾月價值股與成長股間的差距略為縮小,但這只是價值復甦的開端,以棒球來說,現在價值股的反撲僅進行到第二、三局;隨著疫情終有一天會結束,市場將開始思考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影響,利率將走高,價值投資會受到更多重視。

大衛.赫羅強調企業價值取決於現時財務體質以及未來現金流,這是基本價值的定義,但過去十年市場只想搶進飆股,而不依未來現金流評量企業價值,導致價值股出現「失落的十年」,他並以特斯拉與戴姆勒兩車廠間的市值差距,作為成長股與價值股估值兩極化的例子。

他分析,特斯拉賣車沒有獲得現金流,目前唯一淨獲利來自出售碳權,但市值卻超過7,000億美元;戴姆勒利潤率近二位數,市值逾900億。特斯拉確實是電動車革命先鋒擁有先進自駕、行動科技,但不代表能獲利,法盛漢瑞斯全球股票基金投資團隊寧願選擇像戴姆勒這樣現金流高的企業。除戴姆勒外,基金亦看好銷售重心以卡車、休旅車為主,且成本結構具競爭力的通用汽車。

另一方面,大衛.赫羅仍看好歐洲金融業的表現。歐洲銀行業從未走出金融海嘯陰霾,原因包括總經危機一再發生,造成希臘債務風暴、主權債危機、英國脫歐等,經濟始終未能擺脫上述阻礙;此外,近十年金融機構資本要求大增,壓抑股東權益報酬,但歐洲金融業者盈餘、每股帳面價值持續增加。

然而,即便這些金融業者體質已改善,估值卻大幅下降,2020年中估值甚至低於金融海嘯時,這是投資的絕佳良機;在歐洲逐漸開始擺脫疫情之下,歐洲金融股可望迎來三項利多:貸款增加、經濟好轉使信貸品質改善、利率上升創造更高利差,包含金融業在內這類因景氣溫吞、利率低落受害的企業,中期之內將是贏家,例如英國的駿懋銀行集團(Lloyds Banking Group)。

歐洲金融業外,法盛漢瑞斯全球股票基金投資團隊也看好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該行正進行數位轉型以改善成本結構,分行數由2010年代初期6,000餘家減至現今4,300家,且計畫進一步降低,但消費者存款同一時間自3,000億美元激增至9000億美元,團隊對該行經營團隊深具信心。

法盛基金總代理中信投信指出,法盛漢瑞斯全球股票基金經理人大衛.赫羅(David Herro),為2006、2016年晨星年度國際股票基金最佳經理人,並獲選2000-2009年晨星十年度國際股票基金最佳經理人,堅守價值投資原則,曾穩渡亞洲金融風暴、全球金融海嘯等市場風浪。

(時報資訊)

#Delta #經濟復甦 #基金 #美國 #公債殖利率 #股票型基金 #塞港 #特斯拉 #電動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