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市一對夫妻於2014年間結婚至今,婚後因兩人收入懸殊、價值觀有出入而多次吵架,女方攻擊男方是「渣男」、「媽寶」,甚至指責男方是吝嗇的客家族群,男方忍無可忍遂向法院訴請離婚。案經基隆地院審理,法官認次此段婚姻已無存續可能,判准離婚,可上訴。

判決書指出,人夫阿瑞(化名)主張與妻子小玉(化名)於2014年結婚,婚後他於學校工作,月薪約4萬元,而妻子為日薪可達萬元的講師,兩人交往時因懸殊的收入討論過,但女方回應,「只是想要一個穩定的伴侶與家庭」,最終兩人在交往3年後步入禮堂。

阿瑞指出,房貸與家庭開銷由妻子負擔,他則負擔家務且努力滿足妻子的生活需求,但妻子的價值觀卻逐漸變化,屢次向他說,「我值得更好更高品質的生活」,並嫌棄他付出的不夠多、給家裡的錢太少,甚至怪罪到他身為客家人是吝嗇的種族。

阿瑞表示,2019年6月間,他實在受不了妻子無止盡的索求,向其求饒,但妻子卻繼續貶他,並說,「今天我很確定了,過去為你所有的犧牲都是不值得的!你就滾回去當你啃老的媽寶吧!我打從心底瞧不起你」、「沒有你,我的日子真的過得更好……沒有人叫你去夜市幫我排隊買那些東西,我本來就值得吃得更好」、「你沒養過家,還可以活得這麼理直氣壯,真是我見過臉皮最厚的男人了」、「勸你多念點書吧,無知到極點,法官應會對你這渣男吐口水吧!哈哈……」、「你吃屎吧!遇到你的女人都超倒楣的好不好?就別再造孽了」等。此後兩人於2019年6月分居至今。

阿瑞指出,妻子還羅列關於他的「九大不負責任證明」,不停向親友「報告」,讓他顏面盡失,在絕望之餘,曾向妻子最後談判,討論婚姻是否繼續,但妻子卻提出「簽下300萬本票」才願離婚的條件,讓他終於心死,決意向法院訴請離婚。

對此,小玉聲稱,婚後一直都是她負擔家用,是因她把財產花盡後,才向丈夫要求每月是否能支付1至2萬元的家用,而兩人分居前,她與丈夫發生嚴重衝突,丈夫向她表達離婚意願,說出會努力給下一個女人幸福等話,她才會一時失控罵丈夫「媽寶」、「渣男」等語。

基隆地院法官指出,即便阿瑞的收入不及小玉,依然每月繳出1萬元作為家用,也極力滿足妻子的要求,但夫妻倆分居達2年以上,小玉仍不停向親友傳達阿瑞的負面訊息,顯見關係已達冰點,又,小玉曾提出若阿瑞付300萬元就同意離婚的話,顯見小玉已無維持婚姻的意願,婚姻名存實亡,最終判准離婚。可上訴。

#客家 #離婚 #吝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