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離阿富汗的12萬多人中,很多是合格專業人員,從公務員到律師都有。專家表示,武裝組織塔利班成員多未受教育,缺乏管理國家的知識,大量流失的人才將影響塔利班的統治能力。

法新社報導,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主導的喀布爾撤離行動中,曾為美國支持的政府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軍隊工作過的人,以及有理由擔心遭新伊斯蘭政權迫害的人可優先登機。

這些人包括政府官僚、銀行家、非政府組織人士、公民社運人士、記者與其他構成過去20年阿富汗國家與社會骨幹的受教育者。塔利班(Taliban)認為,那時的阿富汗受西方影響而腐敗。

曾是喀布爾高階公務員的拉契(Rachid)擁有歐洲大學碩士學位,他帶著妻小抵達法國尋求庇護,在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說:「我從不想離開我的國家…在阿富汗我擁有一切,更重要的是,我所做的事對阿富汗人民是有用的。」

他說:「30、40名和我一起在國外唸書的人都離開了,這對我們國家是很大的損失。」連年的自殺炸彈攻擊與針對性殺戮,使得像拉契這樣的人斷然拒信塔利班領袖說他們可以繼續安全自由工作的承諾。

專家認為,阿富汗作為世界最窮國之一,在這方面損失十分巨大,且將為塔利班統治國家的能力帶來挑戰。

塔利班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上月24日就指控美國帶走「阿富汗專家」,當時距離31日美國撤軍截止期限只剩一週。他說:「我國需要他們的專業知識技術,他們不應被帶到其他國家。」

盧森堡社會經濟研究所(Liser)移民專家竇奇耶(Frederic Docquier)指出,2015年從敘利亞出逃的人中就包括很多技術人員;一般來說,移民中多數都是具有較高教育水準的人。

學者巴瑞(Michael Barry)任教於阿富汗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專門研究阿富汗。他表示,許多塔利班成員來自鄉下,缺乏管理國家官僚系統的實際知識與教育。

他解釋:「他們知道自己需要最基本的技術人員和高級知識分子,好讓這個需要持續接受外援的政府保持運轉,儘管也只有中國、巴基斯坦或卡達的援助。」

既然人才外流可能會對新政權造成衝擊,為何塔利班還容許這麼多人在死敵美國的協助下離開?巴瑞分析:「藉由讓步,他們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會正面一點,同時擺脫可能的反對意見來源。」

竇奇耶指出:「知識分子在任何高壓社會都是反對聲音的來源。讓他們離開,等於消除了反對的可能,也就抹去了改變的機會。」

#塔利班 #阿富汗 #國家 #專家 #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