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夯爆!如何搶車票 當霹靂遊俠?

近年來全球颳起電動車旋風,但早在1982年,紅極一時的美國影集《霹靂遊俠》中,就已經有了電動車的雛型。劇中帥到爆的霹靂車是一台人性化的萬能電腦車,由人工智慧引導,會說話,幾乎無所不能。相信當時很多人認為這只是戲劇效果,根本是天方夜譚,一笑置之。 未料30幾年後,夢想成真,智能車真得出現了,未來甚至有可能取代燃油汽車,成為主流車,衍生的商機具有無限想像空間。該如何趕搭電動車大商機,搶車票上車,當個霹靂遊俠呢?本專題將深度剖析電動車的前景、供應鏈,以及投資機會點,讓投資人掌握電動車新藍海契機。

文章數:3
  • 電動車系列3》第三代半導體黑馬股 出列

    在5G及電動車的帶動下,第三代半導體投資題材備受關注。除了碳化矽、氮化鎵材料之外,隨著綠色製程的抬頭,特用化學材料也將伴隨第三代半導體的需求殷切,成為市場投資熱點。 第三代半導體出人意料的特用化學小奇兵 第三代半導體持續成為近期市場熱議焦點,市場將其比喻為,台灣下個護國神山,也因此,許多人都想從中找尋投資商機。除了砷化鎵、氮化鎵等相關供應鏈之外,由於第三代半導體製程的高要求,特用化學材料也逐漸受到市場關注。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去年在股東會後表示,會找下游廠商如製程化學品、特殊氣體等高精密材料一同赴美,「因為材料是摩爾定律的推進者」,當微縮製程將線路愈做愈細,以及記憶體堆疊層數越來越多下,需要特殊化學幫忙蝕刻及沈澱,尤其晶圓製程對「雜質」幾近「零容忍」下,特用化學地位變的更加重要,除了半導體外許多精細的電子產業也要特用化學材料幫忙。 萬寶投顧楊惠宇指出,在晶圓廠擴產下,半導體的相關製程需求也一定會增加。和以往不同的是,以前半導體製程線路較寛,把線路比喻成馬路、雜質比喻成小汽車,當你在大馬路上,有一輛小汽車不會影響太多,因為路很寛,但是在製程微縮下,線寬就像羊腸小徑一般,中間若卡台小車則無法通行。換句話說,只要一點點的雜質就會影響到品質,所以在半導體製程當中幾乎每一個步驟都要用到大量的有機溶劑來做清洗,尤其是歐美對於環保意識抬頭,製造過程當中也要降低污染,於是綠色製程便很重要。 也因此,除了第三代半導體材料供應鏈之外,特用化學材料概念股表現也很令人驚豔。楊惠宇舉例,前一波的飆股代表為中華化及永光,中華化是生產電子級硫酸,康普旗下的恆誼化工亦生產相同產品,屬於電動車領域;至於永光則是碳化矽(SiC)基板製程當中的拋光液,為第三代半導體,台廠特用化學因產業偏冷,所以族群性不大,具備股本小、籌碼輕的小奇兵特色。 特用化學概念股 後續表現可期 電動車當中最重要的元件為電池,占40%成本,製造電池的材料分正極、負極,生產正極材料廠為康普、美琪瑪,負極則是中碳以及鴻海旗下的榮炭。 楊惠宇分析,中碳為中鋼集團旗下,生產的原料是煉鋼後的焦碳及煤焦油等殘餘物質,在貨源穩定下,毛利率穩定維持在20%附近,在中國大力推動碳中合下帶動石墨電極棒的需求,石墨化的材料可用在電動車、風力發電、太陽能以及再生能源等裝置,近三年獲利由6.5元衰退至去年3.09元,今年在在儲能需求增加下獲利己開始回升,油價上漲也有利於ASP平均售價,本益比24倍在特用化學中並不算便宜,但在電動車中則不算貴,電動車比重若能順利提升,則自然能順勢提高本益比。 光洋科為台灣最大貴稀金屬應用材料製造商,從電子廢料回收精煉到靶材生產,再延伸到貴金屬加工,透過回收精煉,產出銦、鎵等產品,在台剛集團入主後,營運改善下讓獲利也開始步入正軌。 楊惠宇指出,靶材功能為在長晶過程當中於晶片塗抹上化學物品,利用靶材讓晶圓表面電子可以順利擴散,無論在晶圓、面板、太陽能電池當中都具有關鍵技術性,為半導體製造流程中不可或缺材料,由於悠關良率,具客戶認證時間場長、定製化程度高等特色,要成為正式供應商一般需要二至三年時間,而一旦切入供應鏈後就不容易更換,光洋科順利切入台積電供應鏈,並且配合在南科擴建「大型靶材塑性成形中心」,取得銀行聯貸加上台鋼集團入主,順利擺脫以往經營不善形象,具轉機性色。 勝一提供電子級溶劑,廣泛應用在電子及半導體清洗,楊惠宇表示,勝一是台積電許多製程中的獨家供應商,也通過了綠色認證,八月營收突破10億創高,上半年獲利4.51元,第三季在半導體旺季加上部分客戶調漲報價下,預估今年獲利將優於去年6.52元,本益比不到16倍相對「物美價廉」! ※免責聲明:本文所提及之股票,非任何投資建議與參考,請自行判斷審慎評估風險。

  • 電動車系列2》爭電動車霸主 勝出在1關鍵

    在碳中和趨勢下,加速了電動車的發展,投資機構Piper Sandler預測,2040年全球新車銷售將有超過9成是電動車。也因市場大餅誘人,科技業造車新勢力及傳統車廠爭搶電動車霸主地位,未來誰能率先做到自動駕駛技術的突破,將成為關鍵。 綠色革命之下,電動車的造車風潮方興未艾,就如同智慧手機時代,全球科技廠爭奪手機一哥地位,最後蘋果勝出,打敗稱霸許久的諾基亞。如今這股風潮轉移到電動車市,科技巨頭、新創公司及傳統車廠都加入競技場,不僅搶電動車門票,也爭相奪取霸主地位。 電動車三大勢力搶作一哥 截至目前,入局電動車的企業可分為三派,一是美國的特斯拉、Lucid Motors ,中國的蔚來、小鵬、理想等為代表的造車新勢力,二是美國谷歌、蘋果,中國的百度、華為、小米,以及台灣的鴻海等為代表的科技互聯網公司。三則是積極轉型的傳統車廠,例如德國的福斯、BMW、戴姆勒,中國的比亞迪、長城、吉利等。不管老牌或新廠,大家都想做電動車界的iPhone。 大陸的華安証券分析認為,電動車技術復雜度高,資金投入大,其紅利釋放至少持續15年以上。針對小米等互聯網科技巨頭而言,智能電動車是其商業布局中的必要拼圖。 不過,儘管老牌車廠起步較慢,但其擁有卓越的基礎設施及銷售網絡,也大有後來居上之氣勢,未必會跑輸新興車廠。目前特斯拉為電動車銷量冠軍,而在燃油車時代,全球兩大銷量汽車集團為福斯及豐田,不過,豐田不像其他大車廠將資源投注在純電車的開發,而是持續研發混合動力車;反觀福斯集團卻是宣告發展電動車的決心,分析師認為,以現況來看,福斯電動車銷量最有可能超越特斯拉。汽車市場分析機構LMC Automotive也指出,福斯電動車銷售可望在2025年超越特斯拉。 再者,從現有銷售數據來看,BMW、戴姆勒和福斯等德國三大汽車巨頭2020年的電動車銷量幾乎翻了三倍,總共近60萬輛,超過特斯拉50萬輛左右的銷量,顯示歐洲傳統車廠來勢洶洶。加上有政府的支持,車廠更能發起電動車攻勢,以德國政府為例,將購買電動車補貼增加一倍,至少可以獲得9000歐元的零售價格補貼,所以,去年以來,德國電動車銷量正迅速提升。 特斯拉面臨的不僅是傳統車廠迎頭趕上的壓力,同為造車新勢力的其他車廠威脅也不容小覷,摩根大通資產管理便指出,大陸的蔚來和小鵬具有生產專業知識、軟體整合能力及背後金援等優勢,最有能力跟特斯拉搶全球市佔率。 不管傳統車廠還是造車新勢力,專家認為,具備自動駕駛功能的智能車才是終極戰場,而不是簡單易造的電池車。因此,誰在自動駕駛技術上拔得頭籌,誰就是最後的勝者。 鴻海MIH電動車平臺打國際戰 電動車熱潮勢不可擋,台灣自然也無法置身事外,尤其鴻海腳步最為積極,2020年初,鴻海分別宣佈與克萊斯勒合資及裕隆集團合作,後面陸續與國巨結盟、成立MIH平台、買下旺宏六吋晶圓廠,一直到第一台自製電動車曝光,時間不到二年,只能說鴻海實在是「神進展」,但也可從此看出其企圖心及決心。 萬寶投顧楊惠宇表示,台灣早期在汽車產業多以代工為主,直到裕隆集團在2008年發表自創品牌「納智捷」後才算是有了突破口,可惜雷聲大雨點小,始終打不進主流市場,後繼無力下黯然宣佈退出,而旗下東裕銷售也以破產作收,引起市場一片譁然。 若是以往傳統燃油車,台廠確實難以打敗歐美等國際巨頭,但此次遇到汽車業面臨巨大轉型,由燃油轉至電動,特色為傳統零件減少,但半導體搭載大增,此符合台廠半導體強項,也順利讓許多廠商找到另一片新藍海。 最成功的例子,非鴻海集團莫屬,在手機趨向飽和時代,鴻家軍一直要找另一條出路,而需搭載大量半導體的電動車成為最佳選擇,所謂山不轉路轉,孤軍奮鬥難行,眾志可以成城,鴻海有豐富電子業經驗,但對於汽車可是完全新手,加上自創自有品牌需時間累積,於是找上裕隆及台灣數百家大大小小(包括硬體零件、軟體互聯網等)公司,組成「MIH」電動車平臺,企圖要以完整的產業鏈,來迎接這波浪潮。 一台電動車製造,除了硬體外也有軟體需求,包含動力、能源、電腦控制、胎壓偵測系統、及車用晶片、車殼等,當中涵蓋的台灣上市櫃大公司就超過五十家,除此以外知名的外商如寧德時代、德州儀器、三星、微軟等等,也在平臺的供應鏈中。 楊惠宇表示,鄰近10月,鴻海一年一度的科技展示日即將來臨,先前已經有外流電動車展示品的樣貌,並且獲得網友對外觀上的好評。目前已知加入聯盟的公司超過六百多間,在電動車即將取代汽油車的當下,台灣企業已經做好佈局,而投資人也必須準備好迎接這波浪潮。

  • 電動車系列1》搶電動車藍海 8檔鴻家軍比一比

    全球掀起電動車風潮,鴻海集團神速進展,不到兩年時間,不僅結盟、成立平台,又買下晶圓廠,動作頻頻,旗下眾金雞也跟著受惠,天鈺、富鼎、正達、中揚光都有沾到邊,但最正統的為乙盛、廣宇、鴻準及榮炭。 搶食電動車大餅 鴻海行動快速 台灣地雖小,卻出了很多冠軍,摩托車、便利商店及夜市密集度世界第一,當然這是台灣的在地人文風情,萬寶投顧楊惠宇分析,除此之外,台灣還有很多第一,紡織、自行車、封測世界第一,地靈人傑下也孕育出二大世界第一廠,分別為晶圓代工的台積電及手機代工的鴻海。 楊惠宇指出,2020年初,鴻海分別宣佈與克萊斯勒合資及裕隆集團合作,爾後陸續與國巨結盟、成立MIH平台、買下旺宏六吋晶圓廠,一直到第一台自製電動車曝光,時間不到二年,只能說鴻海實在是「神進展」,但也可從此看出其企圖心及決心。 究竟傳統燃油車,與電動車有何不同?楊惠宇指出,或許大家可能以為電動車的零件變多了,實則不然,一台燃油車零件高達3萬多個,但電動車只要1萬多個零件,因為驅動車子的,不再是零件,而是更精密的半導體,於是在電動車中,零件消失了,但半導體卻增加了。 根據市調每輛車所含半導體金額,將由去年的486美元提升到2025年的716美元,以每年全球汽車產量9000萬台換算,所需的半導體與被動元件消耗量,等同於20億支智慧型手機,以去年手機出貨約13億隻來算,等於多出50%商機,就不難理解,為何鴻海行動如此快速了。 電動車題材誘人 鴻家軍跟著受惠 楊惠宇表示,鴻海靠電動車成功擺脫代工低本益比枷鎖,股價百元之上己為支撐,旗下眾金雞當然也受惠,天鈺、富鼎、正達、中揚光都有沾到邊,但最正統的為乙盛、廣宇、鴻準及榮炭。 乙盛原本就為特斯拉提供機構件,包含引擎、電池,乃至車內的音響、座椅配件都有,為因應鴻海電動車佈局,己在馬來西亞及墨西哥擴產,歷年獲利穩定介於2.5~3元,是鴻海集團中電動車最正統車廠。 楊惠宇分析,乙盛是負責內部、鴻準則是擔綱外場,由原本手機轉換為車殼,電動車要做到省電,就必須要減少重量,鋁合金因密度只有鋼的1/3,可達到顯著的減重效果,但真空壓鑄技術難度較高,鴻準為此特別建立近200人團隊,完成「鋁合金壓鑄技術」開發,並成功打進BMW供應鏈,也是在鴻海集團中惟一參與投資大陸和諧及小鵬汽車的廠商,有望脫離因蘋果掉單而連年衰退的冏境。 廣宇原本做PCB也幫集團的夏普做面板代銷,近年配合鴻海轉型往連接馬達及控制車用的高、低壓線束發展,主要市場鎖定在大陸及東南亞地區電動車廠,也成功讓近五年獲利由早期的0.5元跳升至1.3~2.3元左右,因電動車尚未起步故獲利也較不穩定,如今在鴻海成功整合平台資源推出電動車下,未來還有成長空間,地位同等於鴻海中的貿聯-KY. 榮炭為國內少數生產電池負極材料廠,另一家為中鋼集團旗下的中碳,榮炭大股東為廣宇持股16.78%、碩禾6.76%及富邦金8.31%,碩禾將太陽能導電漿材料技術延伸至鋰電池正極材料研發,經過多年努力今年將首次進入量產階段,結合了榮炭的負極材料,讓鴻海在電動車電池版圖得以完整,其中鋰電池負極材料占營收比重高達99.2%,純度非常之高,雖然目前獲利狀況尚不穩定,但在鴻海集團中因占少數關鍵地位,可納入追蹤觀察。 楊惠宇強調,羅馬非一日造成,要成就一個產業也並非一朝一夕可及,鴻海成立MIH平台到產出電動車,看起來只是一年間的事,但其實早在11年前就意圖跨入電動車領域,只是礙於當時市場尚未成熟,加上缺乏汽車製造相關經驗,以至一直只聞樓梯響,直至與裕隆合作後,才開始開花結果,電動車在鴻海集團及各國政府加持下,這條產業之路,相信會走的又長又遠。 ※免責聲明:本文所提及之股票,非任何投資建議與參考,請自行判斷審慎評估風險。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